疫情未除,谈论赔偿尚需谨慎出言

富润动态 | 2020-01-30 10:29
   1月24日22时许,TR188次航班从新加坡到达杭州,机上335名乘客中有武汉客人116名。由于事先掌握信息,多方联动进行了管控。飞机着陆后,2名发烧人员即送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其余武汉乘客在机场宾馆就地隔离,219名其他乘客在市委党校集中医学观察。机组人员也被一同隔离。

   TR188航班于当天16时50分从新加坡樟宜机场起飞,21时45分落地杭州萧山机场。
   TR188航班属于酷航是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的长途航线廉价航空公司。初期主要运营往澳大利亚和中国大陆的航线。
   随着TR188航班落地,航班上有杭州乘客对酷航未提前告知航班上有武汉乘客感到不满。
    对此,1月25日12时,酷航发布声明称,由于湖北所有公共交通网络暂时停运,受此影响,酷航取消1月23日至2月3日(不含当日TR120航班)所有新加坡和武汉之间的航班。声明称,1月24日的TR188航班共搭载了314名乘客,其中110名为根据免费退改选项,选择返回酷航其他中国航点的乘客。
   针对部分旅客的不满,有法律界人士在媒体上认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规定的“消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飞机上有110名飞往武汉的乘客改签,酷航有义务告知其他乘客,因为该110名乘客有可能绝大部分是来自武汉疫区,极大地提高了机上其他乘客被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如果酷航如实告知,其余的乘客有可能会选择改签或退票,而不是像这样,导致到达杭州后全体被隔离观察。对于该航班乘客是否有权向酷航索赔。所以,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条第三款,“消费者在接受服务时,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可以向服务者要求赔偿”之规定,其他乘客可以向酷航要求赔偿。
    对此,我们首先应当明白,酷航属于外国航空公司,执飞的为国际航班,即该TR188航班的旅客系从新加坡出境,由杭州入境。新加坡地面对于出境人员只检查护照与签证,而不检查出境旅客的所在国的国内籍贯。其二,酷航虽然基于取消武汉航班的原因,为原飞往武汉的中国乘客办理了改签,但酷航没有法律义务将何人改签,特别改签乘客原目的地及籍贯的的信息通报其他旅客。其三,此次疫情的发生与防治,主要是在中国国内,特别是武汉,而非世界其他国家,故其他国家对疫情的防范是依据该国的具体情况而定。所以只有旅客落地后,才算踏上中国领土,并遵照中国的法律进行检疫。同时航空公司公开旅客的身份信息,则可能侵犯旅客的隐私权。其四,即便有乘客被证明是在航班上被感染,那么依据《蒙特利尔公约》的免责条款,即“损失不是由于承运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的过失或者其他不当行为、不作为造成的;损失完全是由第三人的过失或者其他不当作为、不作为造成的”,也无法追究酷航的责任。
    现在,防治疫情是重中之重,在防治中,肯定会有一些特别措施的实施,比如隔离防护等,对于这些特别所引发的后续问题,作为法律人在给出法律建议时,还是应当需谨慎出言,一切以当前的防疫工作为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