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这群白衣人不配“医生”这个称号

新闻资讯 | 2020-02-04 10:08
  《希波克拉底誓言》是2500年前希波克拉底警诫人类的古希腊职业道德的圣典,是向医学界发出的行业道德倡仪书,从医人员入学第一课就是面对《希波克拉底誓言》正式宣誓。《希波克拉底誓言》作为日内瓦宣言的一部分,由世界医学协会每隔10年重新评估誓言内容的准确性。2017年10月,在美国芝加哥WMA大会上,在各专业医学权威的见证下,《希波克拉底誓言》迎来第八次修改。这次修改,增加了“我将重视自己的健康,生活和能力,以提供最高水准的医疗”,以体现出医生照顾自己的重要性。但誓言之首,仍是 “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

    然而,就在2020年2月3日,就在抗击新型肺炎进入最艰难的攻坚阶段,数千名香港医护医护人员竟然开了始罢工,据报道,在这些罢工者中,有80%是护士,医生占7%。参与第一阶段罢工的有3000名医护人员。3日上午,他们跑到多家医院及诊所,呼吁更多医护界加入罢工行列。而——这在不但在香港史上是头一遭,环顾世界,恐怕也找不出几例在大疫当前而集体罢工的先例。大疫之事罢工,无异于战场上的逃兵,乃医生之耻,这些人根本就不配医生这个称号。


    随着确诊人数的快速增长,民众具有恐慌心理可以理解,但此时此刻,医务人员更应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作为医生个体,注重自身健康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只有健康的医生才能提供高水准的医疗服务。正如修改后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所说,“我将重视自己的健康,生活和能力,以提供最高水准的医疗”。但,无论如何,将自己的健康至于病患之上,都是极端自私的,因为这种做法违背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的誓言。
   香港社会制度不同于内地,每逢类似事件,需要医护人员时,鲜有冲锋陷阵者,故其香港医管局设有抽签制度,中签者须加入俗称“Dirty Team”的工作,照顾怀疑或确诊患者,被部分医护形容为抽“生死签”。 据报有至少四名护士及一名文员因被抽中而辞职,拒绝被编入Dirty Team。这群高喊“罢工救港“的医护人员,竟然通过把患者扔在了等待手术的病床上的“罢工”方式来“救港”的,真是令人不齿。

    而发起罢工的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这是一个类似工会的组织,它的自我简介里的第一句话是:“医管局员工阵线致力于政治问题、HA内部问题、医疗系统问题主动发声。” 其“反修例”的背景十分浓厚。所以,他们组织的这次罢工除医务人员的极端自私外,还带有强烈的反内地色彩。而以政治为考量组织医生罢工的行为,与“我不会考虑病人的年龄、疾病或残疾,信条,民族起源、性别、国籍、政治 信仰、种族、性取向、社会地位,或任何其他因素;”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完全背道而驰。
    对这群不认可中国为祖国的港人,我们也无需用“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这样的医生誓言来要求他们,但遵守《希波克拉底誓言》却是每一个医护人员的行为准则,如果违反了就不配医生这个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