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地女员工张某婷与绿地高管陈某可能双双涉重婚罪

新闻资讯 | 2020-05-20 12:33
     长图配长文,录音加举报,这两天,绿地女员工张某婷与与绿地高管陈某的幸福生活又被送上了热搜。

     据网友实名举报 “受害人”家属(张某婷合法丈夫)提供的线报,绿地集团女员工张某婷与绿地高管陈某发生不正当关系以及严重经济违纪。更狗血的是,张某婷在怀了绿地高管陈某的孩子后,还要将未来孩子的户口上在其丈夫家。

     张某婷,本科毕业2016年认识了丈夫史某生,2017年去澳洲留学,期间花费全部由史某生承担,2018年张史二人在澳洲登记结婚。2019年张某婷回国找工作,在其还没拿到毕业证的情况下,被绿地的高管陈某破格录取为私人秘书。
     后来张某婷成为陈某的情侣,而陈某也出手不凡方,利用职务之便给张某婷报销过几个上万的包包,并承诺给她3000万。

     期间陈某以不能生育为由,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导致张某婷怀孕了。这时,她在澳洲的丈夫发生了端倪。张某婷直接摊牌,告诉他“即使领了结婚证,他也是个备胎”。
     史某生的举报与谈判就此开始。在谈判中张某婷告诉史某生自己已经去见过陈某的父母。现在是想在孩子生下来以后,户口放在史某生处。 此案的情节如何狗血先战且不提,但说张某婷与绿地高管陈某的行为性质好像已经不能用“出轨”来形容了。
     从有限的信息透露出,张某婷在绿地集团工作时,住在单身公寓,而陈某晚上就住宿在张某婷处,第二天,再和其共同去公司上班。另,从张某婷介绍,陈某在与前妻离婚时,给了前妻两套在上海的豪宅与500万现金。如果以上属实,陈某现在应当是单身。 我国婚姻法规定,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
     本案中,张某婷属于已婚人士,一般人可能认为,其行为属于婚内出轨行为。婚内出轨不仅为道德所谴责,更是被法律所抵制。法律对违反忠实义务的行为也未明确规定直接不利后果,但是法律对婚内出轨的负面评价体现在后续的因出轨导致的离婚、财产分割、抚养权争夺等方面要向无过错一方倾斜的处理原则。同时对于出轨情形严重的甚至可能触犯刑法构成重婚罪。
     那么,什么情况下的出轨可能构成重婚罪呢? 在实践中构成重婚罪的行为可以归纳为三种:一是有配偶的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谎称初婚骗取登记或串通婚姻登记机关工作人员骗取登记的;二是有配偶的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内又与婚外第三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但未进行婚姻登记;三是自己没有配偶,但明知对方有配偶而与其登记结婚或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 张某婷作为已婚人士,与婚外的陈某长期同居,出双入对,拜见父母,怀孕在身,如果周边的人都认为他们是夫妻,或他们自己以夫妻相称,比如,称呼“老公”,“亲爱的”“老婆”等,张某婷则符合第二中情况。而陈某如果知道张某婷已婚,则符合第三种情况。
     重婚罪既可以自诉也可以公诉,在重婚的被害人有证据证明时可自己向法院提出刑事自诉,当证据不足时,也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提起公诉。重婚者或第三者自认重婚的证据包括语音、录像、文字聊天记录,如本案中的语音谈判内容,有些已经达到了证明标准,史某生如若起诉,相信可以提供的更多。
     我国《刑法》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所以,抛开史某生举报的陈某经济问题,单就重婚问题,如果坐实,张某婷所憧憬的豪宅与三千万的“足以使其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的财产也许就是个梦。5月16日,该集团纪检监察室发表声明称,正在调查核实。张某婷的梦不知醒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