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富润律师事务所
扫描关注北京富润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丽江反杀案:正当防卫权不应战战兢兢的行使

富润律师2019-08-28行业动态
      又是一起“反杀”,又是一起广泛争议的“正当防卫”。据媒体报道。2019年2月8日,春节,正月初四。当晚23时许,丽江女子唐雪参加完朋友生日聚会,朋友开车送其回家途中,李某湘对车进行拦截后被同行人拉开。(起诉书称,李某湘此时属“酒醉后”。)唐雪下车步行回家,李某湘上前对其进行辱骂。唐雪未理睬,继续步行回家。因没带钥匙,唐雪致电父亲唐加勇开门。电话中,唐雪将李某湘辱骂一事告知父亲。唐加勇带唐雪,找李某湘理论。找到李某湘,三人交谈过程中,李某湘先踹了唐加勇一脚,随即,三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湘被朋友劝开带回家。李某湘回家后,他和父母、朋友一起,到唐雪家,对先前,事情道歉。道歉后,李某湘要求唐加勇对自己被打伤的事情给个说法。被同行人员拉回家。次日1时许,李某湘持菜刀再次到唐加勇家,使用菜刀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李某湘的菜刀被劝阻朋友罗某坤抢走并丢掉。唐雪在家中听到砸门声,起来到厨房,拿了一把红色削皮刀和一把黑色刀把水果刀,准备出门查看情况。唐雪打开大门上的侧门后,站在门外。李某湘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唐雪上前与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打斗过程中,唐雪先使用红色削皮刀与李某湘打斗。因一直被李某湘打,唐雪换持黑色刀把水果刀,反手握刀朝李某湘挥舞。两人被劝阻者拉开。李某湘往巷道外跑的过程中扑倒在地。唐雪回到家中。劝阻人员上前,发现倒在地上的李某湘受伤。李某湘被送往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检验,李某湘死因系被他人用锐器致伤右胸部,伤及升主动脉,致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此案,唐雪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无疑,但是否属于防卫过当?则引发争议,有观点认为,唐雪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理由是,李某湘没有进门,只是用刀砍砸大门,此时唐雪应当报警,寻求公利救济。但是她却打开大门,持刀与李某湘打斗,最终至李某湘受伤死亡,故应承担“防卫过当”的法律责任。而另一种观点认为,李某湘持刀夜闯民宅,用刀砍砸唐雪家门,结合白天其对唐雪的无理寻衅,唐雪有理由相信,李某湘是再次持刀滋扰,从而使自己的生命安全出于即时的危险之中,故其有无限防卫的权利,虽然李某湘的菜刀被同伴夺走,但第一,李某湘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可见其仍然没有放弃与对唐雪暴力攻击,其二,在深夜时分,唐雪无法判断李某湘是否抛弃的凶器,且对方人多势众,自己体弱单薄,拼全力反击乃情理之中之事,故属于适时的“正当防卫”无需承担责任。

       起诉书显示该案,曾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均补查重报。可见,警方移送起诉的决心很大,检方在经退补之后,已向唐雪送达了起诉书,检方认为,唐雪与被害人李某湘发生扭打过程中,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34条,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唐雪行为具有《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处罚情节,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所以,从程序上来讲,已是决心经唐雪唐雪送上法庭。另据云南省人民检察院2019年8月27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该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高度重视,已派人阅卷,对案件事实、证据依法全面审查,指导案件办理。案件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通报。可见该案又成为社会热点问题。

      从萧山“龙哥”被反杀案到河北省涞源男子持刀逼婚被反杀后,认为“合法不能向不法让步,对不法侵害该允许正义反击。”已经成为共识,唐雪有没有必要持刀出门,并不是评价正当防卫限度的标尺,究竟是防卫恰当,还是防卫过当,要通过当时所处环境来判断,而不是事后来求全责备。司法者在考虑这类“防卫”案件时,要设身处地的设想一下,防卫者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是否可以向学者一般,对着教科书设计防卫方案与措施,稍有逾越,就有可能触及“过当”这条红线而遭遇牢狱之灾。总之,司法的引导方向,不应当是让“防卫”者战战兢兢,逞强凌弱者肆无忌惮。但愿,云南省人民检察院能有所担当,树立起人民群众理直气壮的拿起“正当防卫”的武器向不法侵害进行斗争的信心。
文章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