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富润律师事务所
扫描关注北京富润律师事务所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年900亿换来的“法制中国”还是法制的中国吗?

富润律师2019-09-03行业动态
     最近,一篇《中国法官应当年薪百万》的文章网上引发热议,特别是在法官群体中引发共鸣。文章开宗明义的提出“高薪是符合法官身份的应有待遇。在法治昌盛的国家或地区,法官高薪早已不只是理论上的共识,而是生活中的常识了。
    其主要论点为,一、“对普通民众而言,法官拿高薪其实是一个利人利己的事情,理应支持。法官高薪恰恰是一个提振法官素质的好策略。假如法官薪酬长期徘徊在低位,很多年轻且优秀的法官,出于生活压力,往往会选择下海。”二、“可以吸引一些优秀的法律人才到法官岗位上去。没有高素质的法官,就难以有高水平的公正判决,最终受损的还是指望着法官主持正义的普通人”三“拿高薪的法官会更把自己当回事,因此别人也会更拿法官当回事”。

    结论是“全国总共有12万员额法官,以年均75万年薪计算,一年只需要花900亿,就换一个更加法治的中国,很划算”。文章中更是以华为作为例子,“以百万以上年薪,延揽了八个刚毕业的博士,其中最高年薪是201万。华为冲破重围,弯道超车,其中一个秘诀就是重视人才。法官是法治帝国的国王,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因此完全可以参照华为标准,一线城市法官应当获得百万以上年薪。”“全国总共有12万员额法官,以年均75万年薪计算,一年只需要花900亿,就换一个更加法治的中国,很划算。”
    中国的法官薪酬偏低,工作强度大是客观事实,法官的薪酬应当高一些也是应当的,但文中所给出的观点,却无法苟同。按文中所给出的数据,中国有12万员额法官,那么这12万法官是多是少呢?我们可以对比一下,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共有九名法官(其中大法官一名),而我们的最高人民法院共有367名员额法官,全美有约三万名法官。我国全国约12万多名员额法官。考虑到人口数量我国有13亿多人口,美国只有3亿多人口,我们最高法院。法院的法官似乎也多了些。
    再看工作量,在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法院工作报告》中,写到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2800万件,审结、执结2516.8万件(人均200余件),而美国2010年度,州法院系统共受理案件103480348件,法官年均办案3413件(当然,美国法院的案件类型与司法统计数据与我国大不相同,无法机械对比)。
    再然后我们再谈薪酬,再美国法官属于高收入工作。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年薪超过16万美金(约合120万人民币左右。),联邦中级上诉法院法官的年薪约为14万美金(约合100万人民币),联邦初审法院法官的年薪约为13万美金,从工作以外的活动中获得的收入,比如教学,不能超过大约法官工资的15%。文章者提出的百万年薪的数额,也许就是以此为坐标点的。
    中国但法官的声望与美国法官的声望差距之大,我们心知肚明。虽然,法官腐败在各个国家都有,美国也不例外,但在美国200年的历史上,仅有13位联邦法官因为收受贿赂或其他严重的司法不当行为而被弹劾、定罪并撤销职务。在我国,起码见诸报端的涉贪腐的法院院长三位数,这样的司法系统,又如何能获得社会的信任与认可?所以,在美国,法官的社会地位极高,法官所做的判决可能会有争议,但对法官是绝对信任的。反之在我国,人们对判决的不认同,首先就质疑法官是否廉洁。
    文章还以华为为例,认为只要高薪就能招聘到高素质人才,但华为高薪全球招聘人才,首先是华为的品牌是全球公认的,华为的品牌,不是通过高薪买来的,其创始之初,也是在极其艰苦简陋的环境下创业实干出来的。
    所以,北京市富润律师事务所胡律师认为现阶段中国法官首先要做的是取信于民,得到社会的认可。而不是自娱自乐的搞各个层级的“十佳法官”评选,让社会对法院的评价与法院对自己的评价差距缩小才是当务之急。而此时提法官应年薪百万,又会得到多少社会认同呢?用每年900亿买回的“法制中国”还是法制中国吗?
 
文章关键词